快讯:
 
   
   
  首 页  总会简介  新闻资讯  源流研考  各地动态  谱书信息  历史名人  村志字派  刘氏企业  当代名人  慈善公益   宗亲留言  
江西刘氏网 >> 南宋宰辅—刘德秀 >> 正文
南宋宰辅—刘德秀
http://www.jxlsw.com/   浏览次数:3733    日期:2015-05-15
         刘德秀,字仲洪,号退轩(1135.3.271207.11.24),丰城石滩人,是丰城历史上为官最高的一位才子,南宋词人。隆兴元年(1163年)进士。初在南康军、桂阳军、长沙县、重庆军等地为官。绍熙五年(1194年),始任京官,历任大理寺主簿、监察御史、右正言兼侍讲、右谏议大夫,工、兵、吏三部尚书,知婺州。庆元五年(1199年),朝请大夫,宝文阁学士,龙图阁学士,四川安抚制置使,知潭州兼荆湖南路安抚使,端明殿学士。嘉泰四年(1204年),二次入朝,再授吏部尚书。开禧元年(1205年),中奉大夫,签书枢密院事(副宰相),资政殿学士、大中大夫、提举临安府洞霄宫。开禧二年(1206年)进爵豫章郡开国公、赐紫金鱼袋。开禧三年(1207年)殁,赠太师,谥文穆。其为政,严而不苛,慈而多惠,以廉能闻于朝。帅蜀,尤有去思。为文师昌黎,著有《退轩集》、《默轩词》,现多以失传。《全宋词》仅收录《贺新郎(西湖)》一词。

一、 出身书香门第

刘德秀出生于丰城石滩亭子巷七家脑(今丰城市石滩镇卫生院后背),后人称石滩刘氏,是新喻擢秀乡十九都荻斜(今樟树市黄土岗镇荻斜村)墨庄刘氏的分支。新喻墨庄刘氏以高文化素质为本宗族特点,这个家族在7代之内产生了18名进士。墨庄刘氏始自刘式,字叔度号墨庄,以明经举南唐进士第一,官左赞善大夫、工部侍郎兼太保尚书令。刘式廉洁自守,家无私蓄,只聚书数千卷,以赠子孙。夫人陈氏,藏书教子,世称墨庄夫人,封万年县君,生五子,长下蔡令刘立本、次职方郎刘立言、三太子太傅刘立之、四太子少师刘立德、幼金紫大夫刘立礼,俱登进士。并孕育了北宋最优秀的考古学家刘敞、史学家刘攽和政治家刘奉世,世称清江三刘

刘德秀高祖刘敬,字真卿,号公舆先生,太子太傅刘立之次子,也是刘敞、刘攽的二哥,不愿入仕,好山水,精堪舆(风水),宋治平三年(1066年),挾青囊之术游丰城剑水之阳,喜石滩风水之美,验其有五世则昌之兆遂居焉。曾祖刘祥将仕郞,性孝友,乡里称之,赠太子少保中书令兼工部尚书。祖刘海(10631126年)饱读经书,云游四海,在丰城长安乡(今铁路镇)罗峰脚下之远舍建有雩宗书院,后将书院捐赠政府,守道自高,乡里以处士称之,累赠太子少傅中书令兼兵部尚书。父刘汝翼,郡庠生,少贫节侠居乡,言动不苟,遇纷杳辄,为之区画精详,足为闾里式,累赠太子太师中书令兼吏部尚书,追封豫国公。绍兴十年(1140) ,刘德秀六岁时丧父,母祝老夫人在艰难中,将其抚养成人,训督其学。德秀出生时祖父已故。叔祖刘派(10851153年),资禀英迈,性聪行淳,家业饶裕,资累钜万,崇儒重道,在石滩街南,立藜光书院( 宋嘉泰二年(1202年)德秀重建,今为石滩镇粮管所仓库,地名刘家山),延名师课子侄,严励圣贤之学。德秀在叔祖父的亲自栽培下,加之天姿英迈,克自植立,志勤于学,年十九,取乡荐,二十九,登木待问榜进士第。

二、 卷入庆元党禁之争

1衡山事件皇陵事件

刘德秀取科第后,初为南康军司户,任职10年。乾道九年(1173年)以廉能升桂阳军教授,期间发生一事:刘德秀仲洪为桂阳教官,考校长沙回,至衡山,遇湖南抚干曾撙节夫(原注:南丰人)亦自零陵考校回。曾,晦翁(朱熹)上足而刘之素厚善者也。同宿旅邸,相得甚欢。刘谓曾曰:仓司下半年文字,闻君已觅之,信否?曰:不然。撙平生不就人求荐。刘再三叩之,曾甚言所守端确,未尝屈节于人。刘曰:然则某欲得之,可乎?曰:君自取之,何与吾事?刘至衡阳以告仓属,仓属曰:长官已许曾节夫矣。刘曰:昨遇之于途,而曰未尝觅文字于人。仓属曰:不然。曾书可覆也。取以示之,则词极卑敬,无非乞怜之语。刘太息而去,曰:此所以为道学也欤!””(叶绍翁(宋):《四朝闻见录》)。大概意思是:刘德秀任桂阳军教授时,一次到长沙述职回至衡山时,正好碰到了朱熹的学生曾撙,两个人因是同年进士,所以是老熟人。一番寒暄后,德秀就向曾撙打听:湖南某个秘书职位听说已经指定给你了?曾撙死活不认账,还说:咱平生从不卑躬屈膝地跑官要官。刘德秀还当了真:那咱想申请这个职位可以吧?曾撙还是一本正经:你自己去申请不就得了,不关咱鸟事。德秀傻呵呵跑到主管部门那里,申请那个职位,办公室人员告诉他:领导已经指定给曾撙了。并把曾撙求官的亲笔信给他看,信上满纸是拍马屁和摇尾乞怜,德秀看后蒙了,说:这就是朱熹的道学教出来的学生啊?。因道学之徒的虚伪,德秀自尊心受到严重伤害,自此开始厌恶道学人士。

绍熙五年(1194年),刘德秀任重庆军府事,威名大著,综练有方,群下服其任,造朝,任大理寺主薄、司直,辟充山陵使属。《四朝闻见录》载:刘(德秀)为大理司直,会治山陵于绍兴,朝议或欲他徙。丞相留公正会朝士议于其第,刘亦往焉。是早至相府,则太常少卿詹体仁元善、国子司业叶适正则先至矣。詹、叶亦晦翁之徒,而刘之同年也。二人方并席交谈,攘臂笑语,刘至,颜色顿异。刘即揖之,叙寒温,叶犹道即日等数语,至詹则长揖而已。揖罢,二人离席默坐,凛然不可犯,刘知二人之不吾顾也,亦移席别坐。须臾,留相出,詹、叶相颐,厉声而起曰:宜力主张绍兴非其地也。乃升阶力辩其非地。留相疑之曰:孰能决此?二人曰:此有蔡元定者深于郭氏之学,识见议论无不精到,可决也。刘知二人之意在蔡季通,则独立阶隅,默不发一语。留相忽顾之曰:君意如何?刘揖而进曰:不问不敢对,小子何敢自隐?某少历宦途,奔走东南湖、湘、闽、广、江、浙之间,历览书矣。山水之秀,无如越地,盖甲于天下者也,宅梓宫为甚宜。且迁易山陵,大事也,况国步多艰,经费百出,何以堪此?公慨然曰:君言是也。诸公复向赵汝愚第议之。至客次,二人忽视刘曰:年丈何必尔耶?刘对曰:愚见如此,非敢异也。既而刘辨之如初,易地之议遂格。刘因自念曰:变色而离席,彼自为道学,而以吾为不知臭味也,虽同年如不识矣。至枢府而呼年丈,未尝不知也。矜己以傲人,彼自负所学矣,而求私援故旧,则虽迁易梓宫勿恤也。假山陵以行其私意,何其忍为也!曰曾,曰詹,曰叶,皆以道学自名,而其行事若此。皆伪徒也,谓之伪学何疑?

这其中既记录了朝士商议孝宗宫梓葬于何地的具体情形,又真实而生动地描绘了"道学之儒"的情态。绍熙五年(1194)六月,孝宗逝世,是按原计划葬其宫梓于绍兴,还是另觅葬地?宰相留正与枢密赵汝愚发生了意见分歧,留正主张前者,赵汝愚与朱熹、蔡元定等以绍兴陵地多水石而要求改山陵,留正为了尽快决定孝宗宫梓下葬地点,召集刘德秀、詹体仁、叶适等朝士于自己宅第,进行商议。留正是不赞成刘德秀入朝为官的,所以德秀与留正有隙,但德秀为官清廉正直,站在为国为民的立场,不记个人前嫌,坚定站到了留正一边,并且从山水之秀国步多艰,经费百出,何以堪此等方面进行论证,说明不能迁山陵的重要性。并指出道学派山陵以行其私意的真正目的,在德秀心里进一步印证了道学之徒假道学之名,行一己之私,虚伪无疑。由于德秀据理力争,宫梓迁徙之事黄了,道学人士对德秀恨之入骨。经过这两件事,刘德秀与道学派彻底闹翻,分道扬镳,从此水火不容,为庆元党禁埋下了伏笔。

2  “道学朋党反道学党的斗争

宋朝作为参政主体,南宋文人无不具有鲜明的政治人格,而且在政治舞台上,还具有强烈的士本位意识,但他们所处的政治舞台充满着激烈的朋党之争。政争与学术之争表里一致、融会一体。这一论争萌芽于乾道年间,始盛于淳熙后期,至庆元党禁,标志了道学朋党的终结;开禧北伐后韩侂胄的被诛,则宣告了反道学党的彻底失败。

道学朋党与其他党派的争斗时有发生,南宋朝前后有三次反道学朋党事件。一是淳熙八年(1181年),朱熹借丞相王淮同乡、姻亲唐仲友狎妓案,掀起的莫须有式政治风波。唐仲友学问广博,涉及天文、地理、兵农等,并首创经制之学,他的学术及政治主张与朱熹的空谈心性大不相同,唐便成了朱熹的学术对手,再加上唐仲友一向恃才傲物,瞧不起朱熹。朱熹弹劾唐的目的根本不在于他有贪污行为与狎妓,而是借手中权力打击学术异己。淳熙十年(1183年),吏部尚书郑丙致信皇帝,请求禁止道学,他称:近些年来,在士大夫中流传的道学实为欺世盗名的邪说,凡主张道学的人,请一概加以禁用。监察御史陈贾上书考察道学诸人的行为与其主张,大不相符。这些人正是假道学之名,行一己之私,虚伪无疑。希望陛下明令朝廷内外,要彻底改变言行不一的习气。考察任用官员时,对道学之人要加以摈斥。这样,就风气端正,邪说就无法干预国家大政方针。如此,国家才有长治久安之福。 孝宗已经感到了道学的狂妄性,认定朱熹主张的道学就是国家的祸源,同意禁止。二是淳熙十五年(1188年)林栗反道学事件,学术之争开始演变为政治斗争。周必大为集贤相,四方学者稍立于朝,朱熹被任命为兵部侍郎,道学派极端化主张引来了学术对手的反驳,兵部侍郎林栗上书指斥朱熹学术不纯、行为不端、乃乱臣之首,宜加禁绝。孝宗担心由此再引朋党争斗,便将林栗与朱熹共同贬职。林栗与朱熹之争只能算是南宋朋党政治的一个小高潮,这个小高潮也只能算是南宋庆元党禁的一段前奏而已,前两次反道学事件对第三次庆元党禁发生了决定性影响。最后一次就是庆元二年(1196年)韩侂胃发起的庆元党禁

3庆元党禁

赵汝愚是宋朝的皇族。孝宗朝中状元,曾任太子侍讲,为光宗讲授儒学。他是朱熹道学的有力支持者。宁宗即位,赵汝愚任枢密使,又任右相。赵荐用朱熹做焕章阁待制兼侍讲,为宁宗讲道学。朱熹借着给皇帝讲书的机会,多次进札,对朝廷政务多加论议。多次向赵汝愚献策,对韩侂胄多给些钱厚赏酬其劳,而不要让他参预朝政。朱熹又和吏部侍郎彭龟年弹劾韩侂胄,并在进讲时说宁宗被左右的人(指韩侂胄)窃取权柄,协力排挤拥立宁宗的韩侂胄。韩侂胄任枢密院都承旨,传达诏令,得到宁宗和韩后的信任,又得到朝中抗金主战的官员的支持,其中的有力人物是参知政事京镗。京镗执政,支持韩侂胄,和赵、朱道学朋党成为对立。庆元二年(1196年),京镗任右相。韩侂胄加开府仪同三司,权位重于宰相。韩、京反道学党取得政权,演出了禁道学和北上抗金的场面。韩、京执政,朝中反道学的官员,纷纷指责朱熹道学的虚伪,称道学是伪学。绍熙五年(1194年)闰十月,宁宗下诏免去朱熹的侍讲,对人说:朱熹所言,多不可用!。次年二月,右正言李沐上言:赵汝愚以同姓居相位,将不利于社稷。赵汝愚罢相出朝,又被劾曾图谋篡权,庆元二年(1196年)正月在永州病死。

刘德秀与京镗是同乡,淳熙十五年(1188年)曾任过四川安抚制置使京镗的参议官,两人私交甚厚,淳熙四年(1177年)京镗还为德秀之母祝夫人撰写过墓志铭,加之德秀对道学人士的厌恶,认为他们都是虚伪之徒,以正本清源为已任,自然而然成为韩、京反道学党的人士。庆元元年(1195年),右正言刘德秀上书,说道学是依正以行邪,假义以干利如饮狂药,如中毒饵口道先王语,而行如市人所不为。又说:孝宗锐意恢复,首务覈,凡虚伪之徒言行相违者,未尝不深知其奸。臣愿陛下以孝宗为法,考核真伪,以辨邪正。请宁宗效法孝宗抗金,识辨道学。次年八月,太常少卿胡纮上书,说比年以来,伪学猖獗,图为不轨,摇动上皇(光宗),诋毁圣德。大理寺司直邵褒然上言三十年来,伪学显行。场屋之权,尽归其党。宁宗下诏:伪学之党,勿除在内差遣。十二月监察御史沈继祖弹劾朱熹言行不一,说:朱熹引诱两个尼姑做妾,出去做官都要带着朱熹在长沙,藏匿朝廷赦书不执行,很多人被判徒刑。知漳州,请行经界,引起骚乱。任浙东提举,向朝廷要大量赈济钱米,都分给门徒而不给百姓。霸占人家的产业盖房子,还把人家治罪。发掘崇安弓手的坟墓来葬自己的母亲。开门授徒,专收富家子弟,多要束修(学费)。加上收受各处的贿赂,一年就得钱好几万。什么廉洁、宽恕、修身、齐家、治民等等,都是朱熹平日讲《中庸》《大学》的话,用来欺骗世人。他说的是那样,行为又是这样,岂不是大奸大憝(音对)!。宁宗下旨,朱熹落职,朱熹门徒蔡元定送道州编管。朱熹被迫上表认罪,说是草茅贱士,章句腐儒,唯知伪学之传,岂适明时之用。笼统承认私故人之财纳其尼女等等,说要深省昨非,细寻今是,表示要改过。朱熹门徒,纷纷离去。这年,叶翥(音助)知贡举,主考进士,和同知贡举(副主考官)刘德秀等上疏,请将道学家的语录之类,全部销毁。凡是考卷讲到程朱义理,一律不取。儒学六经和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、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,都成为世之大禁。庆元三年(1197年)6月,朝散大夫刘三杰上书说:朱熹专于谋利,借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作文饰,对他下一拜就以为是颜(回)、闵(子骞);得到他一句话,就以为是孔孟之道。得利越多,越肆无忌惮,但还没有上边有权势的人给他支持。后来周必大作右相,想夺左相王淮的权,引用这帮人说大话,颠倒黑白,排挤走王淮。以后留正来,又借他们的党与做心腹。至于赵汝愚,素怀不轨之心。这帮人知道他的用心,垂涎利禄,甘为鹰犬,妄想得到什么意外的好处。以前的伪学,至此就变成了逆党。刘三杰最后说:那些习伪太深,附逆顽固者,自知罪不容诛。其他能够革心易虑的人,不必都废斥,可以让他们去伪从正。十二月,知绵州王珪(音演)上书,请置伪学之籍。宁宗下诏,订立伪学逆党籍。宰执四人:赵汝愚、留正、王蔺、周必大;待制以上,朱熹、彭龟年、薛叔似等十三人;余官刘光祖、叶适等31人;武臣和士人11人;共59人。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庆元党禁

庆元党禁是前两次朋党之争的总爆发,也是右相赵汝愚与开府仪同三司韩侂胄两党相互倾轧的结果。韩、赵两人的权力斗争以韩侂胄获得胜利告终,道学之厄,不过是这次权力斗争的副产品而已。韩侂胄被害后,道学朋党获得全面胜利,道学思想成为官方统治思想且影响元明清几朝几百年。庆元党禁虽然有矫枉过正的嫌疑,但是道学朋党的道德偏执狂状态确实成了大问题。不惟反道学党这样的政治反对派与他们发生政治绞杀战,就连同情他们的学者杨万里最终也疏远了朱熹。淳熙十六年(1189年)即在庆元党禁”7年前(王淮罢相一年后),杨万里有感于党争误国曾上书孝宗,希望孝宗能够恢复往日控制党争的政治作为。他写道:有所谓道学之党,有所谓非道学之党、是朋党何其多欤!……党论一兴,臣恐其端发于世大夫,而祸及于天下国家,前事已然,可不惧哉!杨万里所说的党论一兴,正是指的朱熹所公开宣称的吾党。过来的事实证明杨万里的担心并非多余:朱熹掀起的唐仲友狎妓风波与林栗公开叫板朱熹,相隔6年,这6年间的朝廷政治确实让道学党给搞得一塌糊涂。列入伪学逆党籍的人员,并非都是信奉道学,这就表明:宁宗的禁道学主要还在于反朋党,旨在清除赵汝愚道学朋党,专任韩侂胄反道学党当政。后人把禁止道学的责任全都推在反道学党人士身上,这不公平,要知道庆元党禁的实际主导者是皇上宁宗。韩侂胄执政前后14年,权势显赫,曾与赵汝愚一党相互倾轧,最后适应朝野抗金的要求,发动北伐战争,由于坚持抗敌,遭受投降派的杀害而牺牲。元代修《宋史》尊崇道学理学)的思想倾向明显,在《儒林传》之前,首创《道学传》崇程、朱,突出了道学的地位。又依南宋《国史》立《奸臣传》,否定王安石变法,将变法派吕惠卿曾布章敦等人列入奸臣传,不列入祸国殃民权奸史弥远,反而将韩侂胄与秦桧并列,辱骂他是奸恶,完全颠倒了历史的是非。这反映了在元代,是道学理学)思想一统天下。后世史家立论,或沿袭旧说,也不免有失公允。

三、 史籍评价

刘德秀是丰城历史上为官最高的一位才子,南宋词人。为什么不被家乡人所知,这是因为道学朋党推行人们去人欲,存天理,把封建纲常与宗教的禁欲主义结合起来,使儒学走向政治哲学化,为封建等级特权的统治提供了更为精细的理论指导,适应了增强思想上专制的需要,深得统治者的欢心,成为宋元明清历代统治者官方统治思想。南宋后期史弥远执政时,嘉定元年(1208年)二月,诏史官应绍熙以来韩侂胄事迹及奸言诬史并行改正。……罢前吏部尚书刘德秀遗表赠官。(《宋史全文》卷三十·宋宁宗三),加之清乾隆时代编《四库全书》对不利理学思想资料书籍毁弃已清,所以留给后人看到的史料就是刘德秀及反道学党的负面形象,且反道学党人士长期遭到程、朱门徒的咒骂。《宋史》编撰者以道学画线,取舍人物,由于德秀属反道学党,所以无传,诗词作品皆毁,《全宋词》仅收录《贺新郎》词一首。天顺五年(1461年)《大明一统志》刘德秀有传,而清代《大清一统志》、《江西通志》等都无传。《大明一统志》天顺五年(1461年)御制序刊本《人物传》中记载:刘德秀丰城人,举进士,历官谏议大夫,吏部尚书,进龙图阁学士,四川制置使,改知潭州,召签枢密院,进爵郡公。为政严而不苛,帅蜀,尤有去思。自号退轩,有遗稿数十卷。《丰城县志》道光5(1825)版《人物传》中记载:刘德秀字仲洪,石滩人。隆兴进士,初官南康军司户,调帅蜀,有去思。后补官谏议大夫,侍讲,吏部尚书,四川制置使,端明殿学士,提举玉隆宫,召除吏书,签书枢密院,爵豫章郡侯。以资政殿学士知绍兴府,郊祀进爵郡公。为文师昌黎,著退轩遗稿。两传中最大区别就是,清代县志中,把为政严而不苛去掉了,说明清代以后史、志中不谈刘德秀的政绩,进一步作为打压的对象,削弱他正面人物的形象,对于历史人物,名誉上没有得到公正对待,所以后人知之逊少。

刘德秀在地方上为官31年,多有政绩,威名大著,综练有方,群下服其任,造朝己60岁,因为为官正直易得罪人,在朝为官5年,就被贬到地方为官5年,开禧元年(1205年),70岁时,二次入朝,联班力荐,自吏部尚书,召签书枢密院事(副宰相职),制曰:(具官刘德秀)弘深而肃括,和裕而直方。志负经纶,有尊主庇民之略;学臻壸(kǔn)奥,达守文应变之机。夙简予衷,俾司言责。见诸纠逖,悉符天下之公;凡所建明,深识时务之要。旋奏中台之最,聿隆岩石之瞻。乃倦直于承明,一麾出手;复远绥于全蜀,万里于行。虚伫遄归之音,弥高难进之节。屡更岁籥,还践天官。朕念人望不可以久稽,兵本尤严于图任。参决庙胜,孰逾老成?爰进位于宥(yòu)庭,仍通班于秘殿” (《宋宰辅编年录校补》卷之二十·开禧元年)。这是皇上对刘德秀的全面总结:弘深而肃括,和裕而直方。志负经纶,有尊主庇民之略;学臻壸奥,达守文应变之机。这说明德秀确是难得人才严肃正直,学识渊博,志负经纶,嫉恶如仇。南宋学者楼钥称刘德秀文采蔚然,不事表襮(表襮:自炫)(宋楼钥《攻媿集》卷三九《外制》)。杨万里说刘德秀议论古今,切近于世用(宋杨万里《诚斋集》卷一一四《淳熙荐士录》)。

刘德秀品性刚直不阿为政严而不苛,处高位易得罪人,对乡人和族人甚严,因与道学派结下恩怨,而被卷入庆元党禁之争,这是南宋文人党争的必然结果,随着理宗朝树立理学思想一统天下,程朱道学便在政治思想领域取得了巩固的统治地位,控制了教育、科举,并且在社会上广泛传播,而德秀及反道学党人士便被异化,从而渐渐地退出了历史舞台,但他作为南宋词人,且为政严而不苛的品质,永远值得后人敬仰和怀念!

德秀公30世临川站头裔孙明和临轩敬撰

   
  四川刘氏网 | 汉家刘氏网 | 安徽岳西刘氏 | 山东泊庄刘氏 | 中华刘氏族谱 | 湖南攸县刘氏 | 刘氏汾公网 | 江西新余刘氏 | 江西吉安刘氏 | 江西刘氏专业合作社 | 安成笪桥(墨庄)刘氏网 | 江西南康刘氏宗亲网 | 南昌刘氏网 | 刘氏集团(中国)有限公司 | 中国刘氏宗亲网 | 龙门刘氏网 |   
 

江西刘氏联谊总会版权所有
电话:0791-83885253 总会QQ群:972386502 邮箱:lsp6367202@163.com
您好!您是网站的第 1953475位访客,感谢您的关注!
工信部备案:赣ICP备14006011号